您现在的位置:剧团新闻>> 活动/大事/杂谈>> 正文

《蝙蝠》主创访谈录——灯光设计兼舞台制作监督让-米歇尔·德西雷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4年8月7日 15:18
分享到:

911日至14日,中央芭蕾舞团将在天桥剧场上演已故著名编导大师罗兰·佩蒂引以为傲的芭蕾舞剧《蝙蝠》。近日,该剧的灯光设计兼舞台制作监督——来自法国马赛的让-米歇尔·德西雷先生来到天桥剧场,对整剧的舞美安装及灯光合成进行了技术指导。工作结束后,德西雷先生接受了我们的专访。

同已经采访过的其他《蝙蝠》主创和排练者一样,我们的谈话依然由回忆罗兰·佩蒂大师开始。

问:作为一名灯光设计师,我们发现您只为舞蹈剧目进行灯光设计,而且几乎都是罗兰·佩蒂大师的作品,可否谈一下原因?

答: 是这样的,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了罗兰·佩蒂先生,虽然那时的我还很青涩,但他非常信任我,让我为《蝙蝠》进行灯光设计。他教了我很多。可以说 我的职业生涯是因他才能开启,我掌握的所有技能,包括舞台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可以说是拜他所赐,所以后来我决定这辈子只为罗兰·佩蒂工作。因为如果我为其他 人的作品做设计,我会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背叛。总之,我们一起合作了很多年,共同经历了很多美好的瞬间,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。记得有一次我问他:“这么 多年下来,我们可以算得上是好友了吧?”他回答我说……(讲到这里,德雷西先生潸然落泪,沉默良久)他说:“当然!我们是兄弟!”

我和中央芭蕾舞团的合作也有将近10年的时间了,这其实也都是因为罗兰·佩蒂先生。因为他喜欢中国,热爱中国文化。有一件事我想告诉大家,他人生的最后一部作品《最后的天堂》(The Last Paradise)就是为中央芭蕾舞团编排的。

问:在这几天的装台合成中间,我注意到您对每一个细节的要求都非常严格,以至于我们的舞美人员记录了将近30条的修改要求。请问这样的修改规模是否在正常的范围内?

答: 哦当然,舞台工作永远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改动,因为我们要把最好的效果呈现给观众。由于演出场地的不同,一些细节都要进行相应的调整,特别是像这样的大 戏,甚至在演出的第一天和第四天之间也会有修改。这就像芭蕾舞演员排练一样,每次都要找出不足,追求完美,尽管这个过程永远不会有终点。我觉得这里的工作 人员非常细心、非常有耐心,他们前期的工作质量非常棒。

问:您可否从《蝙蝠》这部舞剧的舞美和灯光设计方面,乃至其他的方面,为广大观众介绍几句?

答: 啊,可以说的有很多,无论是编舞、剧情、音乐,还是服装、舞美、灯光,《蝙蝠》这部舞剧基本上处处是亮点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认为小约翰·施特劳斯的音乐真 是无与伦比。你知道吗,我每次看完《蝙蝠》之后,那些旋律就会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荡,很长时间都忘不掉。相信观众也可以,看过之后真的可以很自然的哼唱出 来。(笑)

这 部剧的故事情节非常有趣,很吸引人。加上罗兰·佩蒂大师才华横溢的编舞,独舞、群舞、双人舞各具特色,非常完整,相当精彩。其实佩蒂大师所有的舞蹈都非常 具有故事性。此外,路易莎的服装非常非常精美,维尔莫特的舞台设计十分具有现代气息,而灯光呢,把以上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更美了!无论如何,这都是一次非常 完美的视听盛宴!

在采访最后,德西雷先生要求我们在采访稿中完整地收录他所写的一段文字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向罗兰·佩蒂大师致敬。以下是这段文字的中文译文:

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十分有幸能够工作在罗兰·佩蒂大师左右,并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。作为他们中的一员,我倍感骄傲。

我 热爱他的每一部作品。是他教会了我舞台工作的方方面面。他的每一场排练和每一次校对都让我受益匪浅。我为这些华丽而伟大的剧目所做的点滴贡献,也都应受恩 于他。我第一次为他工作时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孩子,而通过与他在一起的这些年,通过我们之间的每次谈话,让我对他无限敬仰,让我成为今天的我。

舞台上的琪琪如梦幻般美丽……

他走了,把我们独自留在这世上……

他对我们何其慷慨,何其信任。就在他离世前的几个月,有一次我问道:“经过这么多年的合作,我想我们应该算得上的是好友了吧。”他回答说:“当然!我们是兄弟!”我欣喜若狂。

这些珍贵的记忆将永刻我心间。我多想再说一遍那永远也说不完的:“谢谢,大师。”

——让-米歇尔·德西雷

采访撰稿:周超然/审稿:孙元娜

所属类别: 活动/大事/杂谈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 
留言内容:
* 已输入字符:0
小于等于500字符
验证码:
   

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。